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分手挽回
连心情感挽回机构怎么样(6千元找情感挽回机构教学)
作者:南方都市报时间:2021-05-20 15:51:50 分手挽回
在校大学生小艺(化名)向南都“记者帮”反映,他因告白失败在网上浏览情感咨询、挽回分析的文章时,一家名为幸福有方的情感培训机构主动与其取得联系,随后他花费6199元在该机构进行了十多天的情感咨询,却没有修复跟告白女生的关系。后续,他向平台提出终止服务并要求退款,至今未果,希望记者帮关注。

告白失败

寄托于情感挽回机构

2月2日,在山东读大学的小艺跟喜欢已久的女生告白失败了。苦闷的他在知乎上浏览情感咨询、情感挽回分析的文章后,突然接到一个私信问其最近是否受到情感方面的困惑。

随后,一个自称为幸福有方机构的王老师主动与其取得联系,在简单了解情况后,王老师为小艺推荐了99元/199元的两个服务课程。根据聊天记录,王老师称,“可以通过电话帮助你分析你们现在的状况、对方的心理状态,并指引提升情商了解女性思维和吸引、追求她的地方。”

幸福有方王老师称,“可以通过电话帮助你分析你们现在的状况、对方的心理状态,并指引提升情商了解女性思维和吸引、追求她的地方。”

因费用不高,小艺支付了其中一个199元的电话课程。后续王老师向他推荐了一位黄老师的电话指导该课程。

2月4日,小艺加了黄老师的微信后,黄老师指出小艺现在比较迷茫,不懂如何推进一段关系,提出电话深入沟通前需要小艺先做一份性格色彩分析,“带你了解自己、了解对方”。小艺称,黄老师后面在电话里对他进行了一次所谓的‘专业性分析’,“但其实主要是引导和推荐另一位指导老师胡老师(化名)。介绍课程由老师手把手一对一指导,需要收费3000元。”

费用不够?

指导老师推荐使用花呗

签订合同前,小艺称可以周转的只有1500元,黄老师立马表示,“能凑到2000,加上花呗不够嘛?”黄老师还催促,过几天自己放假,可能不接手案子,提议小艺先2000元开启服务,剩余的1000元在2月14日前补齐,不能拖下去。小艺付款并确定好合同后,黄老师介绍小艺对接负责案件进度的邓督导和对接指导的胡老师。

黄老师提示小艺使用花呗借款。

小艺称,自己通过与胡老师的电话和微信谈话,被“情感指导和疗愈”了一两周,“其实就是看几本书,自己做读书笔记,作用不大。”老师又觉得小艺原生家庭所受的影响特别大,于是给小艺介绍了一位“莫老师”联系通话,并顺势推荐莫老师的原生家庭疗愈过程,“还暗示如果不进行这个‘疗愈’,将没有办法挽回,电话里态度还有些生气和焦急。”

小艺告诉记者,胡老师推荐的原生家庭疗愈课程为1600元一节课,一共6次课。手头没有那么多钱的他,最后跟胡老师商定3节课一共3000元,这次仍是借款再支付,但没有签订合同。

结果:

累计花费6000多元 未与女生修复关系

交完款后,费也从199元一下累计到6000多元。然而,小艺称并没有在老师的辅导下修复跟告白女生的关系,“对方还让我看能不能接触其他女生试试。”当初心血来潮的小艺突然认识到,自己可能被忽悠了,“我觉得是一环接一环,不断向你推荐课程服务。”小艺称,后续他也没有再接受莫老师的课程。

2月28日,他向邓督导提出终止服务并要求退款,随后在几个消费者投诉平台上发起投诉,至今双方仍然没有达成协商沟通结果。根据与邓督导的微信聊天记录,督导称因为小艺已经选择了第三方介入,先由第三方介入了解清楚,并称这是“流程”。

小艺并非个例

投诉平台上不乏类似案例

根据小艺的转账记录,收款方公司分别为广州月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幸福有方(广州)咨询服务有限公司。南都记者查询发现,广州月老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一家情感咨询类公司,曾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,两次被工商部门列入异常经营名录,目前已被移出。2020年11月底,该公司因未开具发票,价税合计3万多元而被税务部门行政处罚。

据“幸福有方”公众号介绍,该平台服务项目包括心理咨询、情感修复、婚姻挽回、分离小三、恋爱挽回、双向咨询、家庭系统治疗等。平台宣称,目前它已经“用口碑影响了数十万人”、每天有收到感谢信和锦旗。在平台宣传中,还列举了不少成功案例,比如“我是如何一步一步战胜高段位小三、赢回老公的心”、“我成功挽回了坚决离开我的前任”、“仅靠微信聊天,一个月成功挽回异地女友”。

但有些案例也并没有该平台宣传的那么“幸运”。南都记者了解到,小沈的经历并不是个案,在网络上和其他投诉平台上也有一些相似的投诉案例。在一家互联网消费投诉平台上,最早投诉日期显示为去年2月7日,关于幸福有方情感咨询服务的投诉量共50个,遭遇不乏与小艺相似。此外,搜索“情感”、“婚恋”、“交友”等都关键词,涉及不同公司的情感咨询服务投诉量也不在少数,少则几位,多则五六百。

平台回应:

课程系客户自愿选择,正在协商退款

3月8日,记者联系到幸福有方平台负责对接小艺整个案件进度的邓督导。邓督导表示目前正与小艺在积极协商退款中,因涉及客户隐私所以不便太多透露具体服务课程内容。此外,邓督导还提供了期间服务老师与小艺的聊天记录,证明小艺一度对服务内容表示满意。后续,公司有关负责人也主动联系到记者,称小艺目前通过政府部门介入,公司也提交了相关资料给有关部门,希望等到最后结果再回应,其他问题不方便回答。

此外,记者联系上了幸福有方的胡老师,胡老师称小艺对课程很满意并一再感激,但是提出退款后就没有主动再对接课程。至于后续给小艺推荐原生家庭疗愈课程,胡老师也表示,当时心理老师跟小艺沟通后,小艺也承认小时候父母的不认可让他不自信,近年来情绪一直不是很稳定,在征求他的意见后才去开始这个课程。关于小艺提出的退款一说,胡老师表示主动有去询问,但是小艺并没有说明任何理由,目前交由督导去处理。

最后,记者问及情感咨询师是否都具有相关资质,胡老师表示公司内部均有存档,但未提供给记者。

律师提醒:

合同涉嫌霸王条款

根据小艺提供的合同显示,乙方(幸福有方(广州)咨询服务有限公司)为甲方(小艺)一个月的提供情感咨询及指导服务。其中涉及条款“甲方严格履行服务协议约定,且按照约定支付相关服务费用,否则乙方有权终止指导服务,且所收取的一切服务费用不予退还”;“甲方如遇不可抗力因素(如自然灾害导致遭受经济危机等),可由甲方向乙方提出终止服务的申请……如情况属实,乙方同意扣除40%的分析策划、咨询服务调研等成本费用,可按实际剩余咨询天数,按比例退还甲方所支付的咨询费用”。

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廖建勋律师告诉南都记者,以上关于权利义务、违约责任的合同条款内容,涉嫌构成“霸王条款”。依照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《合同法》相关规定,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,如果单方面免除自己的责任或单方面加重另一方的负担,属于无效条款。上述条款有单方面减免自身责任、加重消费者负担之嫌。

廖律师表示,面对此类消费纠纷,消费者首先可以和涉事公司进行沟通,协商能否退还相应款项;另外,可以向消协等机构投诉,要求介入;最后还有一种途径是仲裁或提起诉讼。此外,廖建勋认为,情感方面的问题是非常私密、个性化的问题;建议遇到情感困惑的年轻人,可以向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或心理医生寻求帮助,他们提供的服务一般是单次付费模式,不会出现一次性要交很多钱的情况,相对来说消费会更理性些。

采写:南都记者 张思琦

声明:本站所发布的文字与配图均来自互联网改编或整理,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,如侵权或涉及违法,请联系我们删除,如需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:http://www.xiiie.com/html/20210520/17195.html